加拿大安省教育心理评估中心
Ontario Psychological and Educational Assessment Centre (OPEAC)

案例

1.天才班(gifted program),3年级,约克区教育局,在学校初步筛选中没有通过评估,从而找到我们进行教育心理评估。结果发现,孩子完全达到天才班的要求,即智力达到98%ile以上,学习能力也达到相应的要求。拿着我们提供的评估报告,最终如愿进入天才班。

2.天才班(gifted program),3年级,多伦多教育局,孩子由学校推荐去做和心理学家一对一的测试,结果没有通过,从而找到我们想要找到问题在哪里。通过我们的再次评估,发现孩子的确在语言能力方面不够,尽管在逻辑推理以及反应速度、记忆力等方面都很突出,总分没有达到天才班的要求。根据我们所给的结果以及建议,该家长有针对性地培养孩子的语言能力,四年级再次找我们做天才班评估,达到相应的要求,经过我们的推荐,最终得以进入天才班。

3.PACE(PROGRAM FOR ACADEMIC AND CREATIVE EXTENSION),5年级,约克区天主教教育局,之前父母没有关注到孩子可以申请天主教教育局的PACE班,找到我们咨询是否可以申请。通过进行认知和学习能力的评估,孩子达到PACE班的要求,通过我们的推荐,最终成功进入PACE班。

4.ADHD,一年级,多伦多教育局,由于孩子在课堂不遵守要求,经常走动,干扰老师和其他孩子,故学校老师要求父母找心理学家做评估。父母也注意到,孩子不愿意上学,对去学校抵触,容易发脾气。通过专业、客观、系统的评估,确认孩子有注意力和多动缺陷障碍(ADHD)。通过我们的报告和干预,学校根据孩子的实际情况制定相应的个别教育和培养方案,减少孩子在教室中的挫败感,更加适应学校的生活,变得更加快乐。

5. ASD,四年级,私校,家长发现孩子在人际交往方面存在问题,兴趣比较狭窄,而且不容易变通,从而找到我们寻找问题出在哪里。通过全面的评估,发现该孩子的智力超常,但是在人际交往方面存在一定程度的自闭倾向,属于轻度自闭症,即阿斯伯格症候群。家长从而得以了解孩子的问题,及时调整教育方向和目标,更加关注孩子的人际和社交技能的培养,参加相应的一些课程,使得孩子的情绪管理以及社交能力得以发展,避免问题的加剧。

6.语言能力评估,10年级,IB课程,由于该学生刚来加拿大时间不久,语言能力相对较弱,学校需要相应的评估来证明他的语言能力不足,从而在考试中可以额外给时间让其完成。通过我们的评估,的确发现其语言能力上的不足,在阅读速度、表达能力、理解能力等方面明显低于同龄人,而且这方面不是由于智力不足导致的,支持他的诉求。从而,学校在其考试中,额外给他一半的时间来保证他不至于因为语言能力而无法完成考试。

7.职业发展评估,11年级,孩子对于自己未来的发展感到迷茫,其本人对于文科感兴趣,而父母认为学习计算机相关专业更有利于未来的找工作,为此产生冲突,从而找到我们想要了解适合哪一方面的专业发展。通过专业、客观、系统的评估,帮助孩子本人和父母全面了解其性格、能力、兴趣的特点,并且找到一个最佳平衡点。根据测试结果,给孩子提供不同的选择方案,孩子最终和父母一同找到适合其自身发展的专业以及大学。

8.心理健康评估,某大学二年级,由于无法适应大学高强度的学习,长时间一直处于抑郁状态,并且有自杀的念头,母亲发现之后要求其看心理学家。经过我们的面谈和评估,发现该学生患有适应障碍以及伴随严重的焦虑和抑郁。通过心理学家提供相应的诊断报告以及干预建议,该学生向所在学校提出申请,学校把该学生的情况反馈给教授,得到相应的照顾和理解,其学习压力得到有效的缓解。同时,经过一系列心理治疗,该学生重新恢复正常的校园生活。

9.愤怒管理评估,某先生与其太太因为不了解加拿大的相应法律,在一次争吵之后,太太叫了911,原本只想着让警察来调解一下家庭纠纷,没想到先生被警察起诉家庭暴力。法官要求其接受心理评估和愤怒管理课程。通过心理学家的介入,某先生认识到自己的问题,学习到如何更好地调节自己的情绪,学会更多的维持亲密关系的方法和技巧。通过我们的评估和报告,某先生顺利结案,而且和太太的关系也得到改善。

10.车祸伤/工伤心理评估,某先生在经过车祸之后,律师建议其找专业心理学家做心理评估,从而找到我们。通过评估,发现其患有创伤后应急障碍,最终得以和保险公司交涉,得到相应的治疗,并且在经济上得到一定的补偿。

11.人道移民心理评估,某女士的儿子和媳妇在车祸中双双去世,只留下独一的孩子在加拿大,她希望继续儿子和媳妇未完成的心愿,照顾孙子在加拿大长大成人,为此申请人道移民,从而找到我们做评估。评估发现,该孙子患有抑郁,丧失亲人的创伤,需要亲人的照顾和支持,支持该女士申请人道移民,结果顺利拿到身份。

12. 孩子监护权评估,某孩子在夏令营中无意中向营地工作人员透露在家里被母亲打过,营地人员报告给儿童保护组织(CAS)。CAS的社工介入,要夺取该父母的监护权,该父母及时找到我们寻求帮助。经过我们的介入和评估,孩子的身心发展健康,父母与孩子的关系总体亲密融洽,最终向CAS交涉,CAS认同我们的评估,将之归为文化的差异,而不是虐待,从而取消了案卷。

 

特别说明:以上所列出来的,是我们中心提供的诸多服务的一部分,所有个人信息均经过处理而隐去,但是,并不代表每一个案子都能够达到当事人所期待的结果。作为心理学专业人员,我们只负责提供客观、中立、科学的评估报告和个人的意见。如果当事人不认同我们的意见和建议,需要找其他专业人员再次评估和鉴定,其费用自理。